您當前所在:首頁 > 文章集錦 > 記者文萃
記者文萃

童年不可辜負 愛心陪伴閱讀

發布日期:2017-04-20 16:54:26 作者:楊詠梅[]

  現在有一種流行的說法,說中國式家庭往往是由一個缺席的父親、一個焦慮的母親和一個有問題的孩子組成的。聽“全國最美家庭”李巖、劉稱蓮講述他們養育女兒李若辰的故事,發現這種家庭模式用“陪伴”和“閱讀”這兩個關鍵詞就能翻轉。在近日的一個家庭教育沙龍中,出版了“陪伴系列”暢銷書的劉稱蓮說,女兒的成長過程中,先生李巖一直和自己并肩作戰。“女兒小時候,我們一家三口確定了一個家庭日。每逢家庭日,李巖無論工作多忙,都會盡量抽出時間參加。他的確是一個好爸爸,從不缺席女兒的成長。”

  北大畢業后去美國留學的李若辰也極力稱贊“家庭日”的設置。她說:“我跟同學聊起童年就有很多話說,覺得我那時候過得特別開心,特別幸福,經常親近大自然,出去做各種各樣有趣的實踐活動。后來上中學、大學,包括現在上研究生,父母還是在陪伴我,只不過從原來手拉手帶著我出去玩,更多變成了背后的支持。我在美國遇到生活中的困難或者選擇上的困惑,第一個想到的還是爸爸媽媽,問他們這種情況該怎么處理比較好。當我有新的感悟時,我也喜歡跟他們分享。慢慢地,從他們帶著我,到我們并肩前行,我們一直有比較深入的溝通。現在他們倆的事業在發展,我也慢慢尋找自己的事業,將來也打算做一個教育工作者,希望和父母成為肩并肩的好朋友。”

  和有些為孩子忙到失去自我的父母不同,劉稱蓮和李巖其實還是蠻浪漫的。女兒上小學時,每逢她去找小伙伴玩的時候,夫妻倆會偷偷出去看場電影或者吃頓飯。女兒上高中時有一次和同學去上海玩,他們倆就抽空去草原自駕游。劉稱蓮對那次出游印象特別深刻:“我們每天凌晨天不亮就在霧蒙蒙的草原上開車,傍晚又去看日落,現在想起那個畫面,都是非常美的。”

  后來女兒出國留學,他們也越來越忙,但兩個人還是約定周一逛公園或者爬山,周二去看半價電影。“雖然這個約定一年也不能實現幾次,但是我們真的是非常努力,希望為生活多加點料。”

  女兒小時候,李巖家除了固定的、儀式化的“家庭日”時間,還有個“家庭信箱”。家人之間可以互相寫信,用書信的方式梳理自己的情緒,尤其給孩子的負面情緒找一個出口。比如李若辰就寫過“我要死了,我不要再在這個家里待著了,我覺得我生不如死,我要離家出走”。對爸爸媽媽的抱怨發泄出來,負面情緒被“看見”,事情也就過去了。

  劉稱蓮認為,父母對孩子最好的陪伴,是在孩子0~6歲的時候陪他大量地閱讀。李若辰上北大中文系時,曾跟李巖說:“老爸,我昨天晚上一直在想,你給我的所有教育中,哪一個是最重要的,最核心的東西究竟是什么?后來我想明白了,最重要的是陪我閱讀,我所有成績的取得,其實都源于你培養了我的閱讀習慣。”當時李巖剛開始做社區圖書館“第二書房”,女兒的話給了他很大的鼓勵。

  李巖曾經在報上看到一篇中學生作文,是人大附中的一個孩子寫的:“都說90后孩子叛逆、靠不住、沒責任感,但你們知道我們生活的環境是什么,從家到人大附中,一路上有8個飯店,還有幾個賣煙的,幾個洗頭的,幾個洗腳的,但是就沒有一家書店。”李巖說:“當時我突然覺得,如果我們大人給孩子的處處是這樣的環境,卻要求孩子這么好、那么好,怎么可能?就像我們給孩子吃的都是垃圾食品,還希望他健康,可能嗎?”

  閱讀對孩子有多重要,劉稱蓮舉例說,2017年開始實施的高考制度改革有三大改變:第一是取消文理分科,必然要求擴充孩子的閱讀面;第二是語文加到180分,兩個過去選考的閱讀題全部變成必考;第三是英語不再列入統一高考,而數學、物理都要考閱讀,通過閱讀考察孩子快速獲取信息的能力。

  劉稱蓮認為閱讀教育應該有4個層次:家庭教育、社區教育、學校教育和社會教育。最基層的是家庭教育,在親子閱讀中培養孩子的閱讀習慣。社區教育里的社區圖書館非常重要,對0~3歲的孩子非常有幫助。學校的圖書館是孩子擴大閱讀量的重要平臺,當然更期待全社會都重視閱讀,希望“第二書房”這樣的公共空間越來越多。

  關于父母陪伴孩子的尺度,劉稱蓮用6個字來概括:“不寵溺、不控制”。寵溺,就是守不住界限;控制,就是條規特別多,特別僵化,束縛孩子的手腳和思想。其中的度如何把握,取決于每個家庭對孩子的期待。劉稱蓮說:“家長的尺子不同,培養出來的孩子就不同。我希望我的孩子不僅快樂,同時也是負責任的。希望她不僅學習好,更重要的是要有生活的能力,有人際交往的能力,有很好地掌管自己情緒的能力。”

  《中國教育報》2017年04月06日第11版  版名:家教周刊·家校沙龍

聯系我們
Copyright © 2002-2014 CEPA.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國教育報刊社版權所有 京ICP備05071141號-3
山西快乐10分前三遗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