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當前所在:首頁 > 文章集錦 > 記者文萃
記者文萃

山水社會:中國人的天下觀

發布日期:2017-01-09 11:35:33 作者:余闖[]

  作為上海喜瑪拉雅美術館參加威尼斯雙年展平行展項目,“山水社會——測繪未來”巡展最后一站落地北京。近日,由北京大學人文社會科學研究院與上海喜瑪拉雅美術館聯合主辦的“山水社會:一般理論及相關話題”論壇在北大舉行,就“山水社會”的議題展開討論,體現當代藝術對社會的介入。

  “仁者樂水,智者樂山。”山和水固然有別,但古往今來無論在詩詞還是畫作中,山水又是渾然一體的,山水畫作的精神不僅在其濃厚的氣韻、詩意和情境,也在于其自然之性、造化之功。

  北京大學人文社會科學研究院院長、中國古代史研究中心學術委員會主任鄧小南說,從歷史學的角度看,水墨山水反映了中國人的天下觀、宇宙觀,也體現了人文學科的體悟與格局。今天的山水又承載了更多的話題:自然、生態、審美、情感、依山傍水的鄉村景觀、文化根脈的延續與斷裂、鄉愁的縈繞與寄托……從旅游經濟到生命意義,從形而下到形而上,山水似乎包容了整個社會。正因為如此,“山水社會”的話題在歷史與當代、社會與人文的領域中都有切實的意義。

  “‘山水社會’是一個疊意的題目,將本來從屬于不同領域的題目放在一起討論,會引發人們更深入的思考。”中央美術學院院長范迪安通過一系列藝術作品展示,認為在近年來的藝術創作中,山水又重新成為一個主題。當代的山水創作與傳統的不同就在于,山水作品不再是游身于自然的想象,而是更加賦予了其對現實的思考。這種思考又是一種“反身敘事”,一方面投入其中,另一方面又抽身出來,于情境的在與不在之間,有距離地觀照、思考、批評。

  在“青農深耕、人文農創”的主題中,臺灣大學建筑與城鄉研究所所長張圣琳介紹了臺灣大學跨領域教育的社會創新實踐。她說,古往今來的青壯年對于自己的生涯認同都是繁華城市的、奔波忙碌的、追逐機會的,而與山水農鄉的社會關系卻是不斷變化的。如何讓青年人深耕于山水農鄉?張圣琳認為這種社會創新的關鍵就是要翻轉城鄉關系,從城鄉二元對立的現實中建立新鄉村認同的城鄉聯結。

  “在我們欣賞山水的同時,不要忘記,最美的山水往往是與貧困并存的。”中國人民大學經濟學院教授劉守英以西藏林芝巴松錯邊的一個村莊為案例,從經濟學的角度分析了其經濟發展與山水開發之間的悖論。劉守英說,這就是“美麗山水下的貧困:價值發現與分享困境”。綠水青山本身并不是金山銀山,頑強保護著的歷史文化名村也并不一定會帶來經濟收益。美麗山水的開發陷入到一個“囚徒困境”之中:不開發即窮下去,開發則商業價值提高的同時山水價值隨之下降。如何解決這些“山水”之間的貧困,成為一個非常嚴峻的問題。

  北京大學人文社會科學研究院常務副院長、社會學系教授渠敬東表示,在中國,城市構成了一個政治權力的核心,鄉村構成了一種退隱的想象,但鄉村還不足以構建一個完整的社會系統,所以在鄉村之外還要有山林的存在。中國的山水是出仕的、反社會的,物己融合是山水的情懷和理想。中國現代性的起點恰恰是西方現代性最有問題的時候。我們進入西方的時候對西方并沒有一個全景的了解,在這個意義上我們的現代藝術都是對西方19世紀末以來各種社會問題中人的寫照,可是中國實際上在傳統與現實世界中都沒有經歷過這些。當代藝術只重當下而對傳統進行顛覆,這是簡單理解西方現代性的虛象而已。中國的現代藝術是雙重的反傳統,既接納了西方反傳統的心態,同時又反了自己的傳統。

  “怎樣找回中國藝術在傳統與現實中的接洽,在雙重的超越上重新構建中國人的宇宙觀,才是中國藝術的出路。”渠敬東說。(本報記者 余闖)

聯系我們
Copyright © 2002-2014 CEPA.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國教育報刊社版權所有 京ICP備05071141號-3
山西快乐10分前三遗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