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當前所在:首頁 > 文章集錦 > 記者文萃
記者文萃

考試豈能兒戲?

發布日期:2017-01-09 11:32:41 作者:楊國營[]

  歲末年初,各類考試集中登場,讓人大跌眼鏡的是,最近試題出錯問題屢屢被曝光:南京新教師招聘筆試出現大面積重題,令人愕然;而兩則2017年全國碩士研究生招生考試試卷出錯的新聞,更是讓人感到不可思議。

  重大考試接連被爆出試題出錯,實屬罕見。準確無誤是一切考試命題的底線要求,倘若這一底線失守,考試的嚴肅性、權威性就失去了根基,何談公信力?在當下的教育環境中,考試是衡量學生或其他參加考試人員知識掌握情況、專業素質能力的主渠道,是各級各類人才選拔的關鍵路徑,直接關乎考生的學業前途、職業發展乃至人生命運,豈能兒戲?即便是學校內部舉行的一次平常測驗,試題出錯都難免引發師生非議,而新教師招聘、研究生招錄這等規模、規格的考試居然試題出錯,在教育界引發巨大輿情震蕩,招致一片批評責難之聲,實在不足為奇。

  問題被曝光后,當事教育部門、學校迅速核實情況,向考生和公眾道歉,并采取了重考等補救措施,這是題中應有之義。但如果事后處理僅止于此,顯然遠遠不夠。正如不少考生和教育界人士呼吁的那樣,“必須有人為試題出錯埋單”,事后追責、事后反思必不可少。

  一場考試,命題、審核、印制、保管、運送、發放等環節均應層層把關,尤其是大型考試,每一個環節都不容有失。出現試題出錯這種嚴重事故,可見其中一些環節存在重大疏漏,甚至形同虛設。以南京新教師招聘考試為例,根據媒體的報道,英語試卷大量題目照搬2016年江蘇省內三所學校的高考模擬題,涉及分值55分,占總卷面分的一半以上;而在全國碩士研究生招生考試中,中國傳媒大學漢語國際教育專業試卷“一道25分的題目要求翻譯文言文并分析劃線部分,但卷面上并沒有標注劃線”;而中國地質大學(武漢)地球科學學院在研究生考試中,試題錯得更加離譜,《普通地質學》科目考試竟使用了2015年的試卷……

  不難發現,只要考試命題的各個環節把關到位,這些低級錯誤完全可以避免,但它們最終卻堂而皇之地出現在考場上。毋庸諱言,命題機構和命題人難辭其咎,事故暴露出其專業素養的不足和責任心的缺失。各教育機構尤其是招考部門應引以為戒,在考試命題過程中深耕細作,從細微之處著手,嚴防任何紕漏和錯誤,維護考試的嚴肅性。當然,這不只是命題機構和命題人的責任,與之相對,考生是維護考試嚴肅性的另一個責任主體。誠信考試、拒絕作弊是對考生的底線要求,但在現實中,卻出現了比作弊性質更加惡劣的情況:代考。最近有媒體記者臥底多所高校“代課代考”QQ群,并成功參與了替考,整個過程非常簡單。在一些地方高校,代考已經形成了產業鏈,明碼標價,“一手交易一手付款”。

  與試題出錯相比,代考現象更為常見也更為隱蔽,近幾年媒體多有報道。由于代考多出現在高校內部的常規考試中,其危害性一直沒能得到足夠重視。而只要不是大型公開性、選拔性考試,一些高校管理者出于各種考慮,選擇“睜一眼閉一眼”。豈不知“千里之堤毀于蟻穴”,倘若學生平時把考試當兒戲,又如何養成嚴謹、求實的學風?最近,東北大學一位博士生被爆出論文大面積抄襲,這類事例近幾年多有曝光,引發各界對高校學風和研究生專業素養的擔憂,影響高校自身形象不說,甚至會波及公眾對教育的信任和信心,這絕非危言聳聽。

  考試的嚴肅性直接關系到人才選拔的權威性、公正性,乃至關乎教育公信力。僅僅停留在“發現一起查處一起”的舊有應對模式肯定遠遠不夠,而應當從認真對待每一次考試做起,全面整飭學風、教風、校風。就像那位期末給全班學生一一用詩寫評語的揚州初中語文教師,如果教育工作者都能從涓滴做起,從細節做起,帶著使命感和責任感做教育,則教育幸甚。

聯系我們
Copyright © 2002-2014 CEPA.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國教育報刊社版權所有 京ICP備05071141號-3
山西快乐10分前三遗漏